中国足球青训首应“端正态度”

3月16日凌晨,U20国青回国,球迷难得在机场展开横幅迎接球队。视觉中国供图

北京时间3月20日中午,结束了海口、广州两地18天集训的国足将士抵达新西兰,球队在抵达驻地后立即安排场地训练课以便尽快适应两地时差。按照此番出征计划,国足将于3月23日、3月26日两个国际比赛日分别在奥克兰和惠灵顿与新西兰队进行两场热身赛。这是新国足组建之后首次出访亮相,主教练扬科维奇也将在这两场国际热身赛中展现自己的执教思路与临场应变水平。

临行之前,前锋武磊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扬科维奇已经向球员们强调“国家队的比赛没有热身赛与正式比赛之分,每一场比赛都要全力以赴争取最好结果”。扬科维奇与两位本土前任相比,对训练细节的把控更为“苛刻”,而令球员们感到“踏实”的是,扬科维奇没有把精力放在实验多种阵型打法上,而是希望围绕“适合国足征战亚洲赛场的固定阵型”进行打磨。“主教练对我们的要求非常严格,无论是训练和生活都是这样,这对职业球员来说也是最基本的要求,我们不觉得有问题。”武磊说,“我们对新西兰的热身赛要争取胜利,但是主教练也要求我们在比赛中尽量不丢球,首先要稳固住防守体系。”

稳住防守尽量不丢球,再伺机通过反击与定位球争取胜利——安东尼奥执教的U20国青在U20亚洲杯小组赛中1∶2小负日本队、2∶0力克沙特队、1∶1战平吉尔吉斯斯坦队,赢得“死亡之组”出线分钟内仅对日本在净胜球有-1劣势,所依靠的正是这套战术体系的完美执行与球员们奋战到底的拼搏精神,尽管仍然无缘世青赛(最终乌兹别克斯坦、伊拉克、韩国、日本4队获得世青赛门票),但“适合现阶段中国足球争取好成绩”的战术套路,已然明确呈现在球迷面前。

随U20国青回国后只休息了1天,领队邵佳一便赶赴国家队报到,进一步充实包括郑智、陈涛在内的中方教练组——这是技术含量最为出色的中生代本土教练团队——球迷自然希望“一哥”能将U20国青至少不算失败的备战与比赛经验分享给国足球员,毕竟今年11月开战的2026美加墨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才是中国足球在外战层面最需要的胜利。

但U20国青的小组出线,首先得益于低调务实的战术态度再加些许运气,既不代表中国足球跨出低谷,亦不代表青训层面的实质性收获,事实上中国足球并无“遮羞布”可言,尤其国字号球队今明两年大赛任务繁重,除9月底杭州亚运会占据主场之利,其余各项赛事小组出线亚青赛相比有增无减,稍有疏忽便面临全军覆没之险。

以肩负冲击2024巴黎奥运会任务的2001年龄段国奥队为例,成耀东执教的这支国奥队3月初在上海集结完毕,目前已经抵达克罗地亚进行为期长达3个月的海外拉练(后期将前往比利时拉练),预计完成将近30场比赛。据中青报·中青网记者了解,除在即将到来的两个国际比赛日分别与黑山队与波黑队进行热身赛,国奥队还要与12支克罗地亚第二级别联赛球队对阵,而包括核心艾菲尔丁和门神李昊在内的多达7名U20国青球员,也将在短暂休息后于4月前往克罗地亚与国奥队汇合以增强球队战斗力。

根据巴黎奥运会预选赛赛程,奥预赛暨为2024年2月在卡塔尔举行的U23亚洲杯赛,杯赛前三名获得直通巴黎奥运资格,第四名将与非洲区预选赛球队通过附加赛争夺最后1张奥运门票。如今中国足协正力争承办今年9月U23亚洲杯预选赛,由于国奥队曾因疫情缺席上届U23亚洲杯,球队分档处于不利地位(第五档球队),为确保进军U23亚洲杯决赛圈,U20国青主力球员以及联赛中表现出色的适龄球员,还将根据球队需要随时补充进队。

自2002年征战韩日世界杯及2008年免选入围北京奥运会,国足及国奥两档球队已经连续多年未曾在世界顶级赛事决赛圈亮相,对应洲际赛事(各年龄段亚洲杯赛)最好成绩也只是止步8强,此番U20国青在被动局面下几乎逆转成功却最终因实力差距遭拒,再次证明国字号球队不应“上头”,没有源源不断提供优秀青少年球员的青训体系保证,冲击世界杯只能停留在“计划”序列当中。

北京时间3月19日凌晨,东道主乌兹别克斯坦队在U20亚洲杯决赛中1∶0力克伊拉克队赢得冠军,成为继韩国、日本、沙特和伊拉克之后,第五支包揽U17、U20、U23等3个年龄段亚洲冠军的球队。经此一役,乌兹别克斯坦队冲击世界杯信心大增,而亚洲范围内有能力征战世界杯的球队,均以厚实青训体系为基础。在青训体系当中,高水平管理者培训出高水平教练继而出高水平青少年球员是成功的唯一途径,中国足球青训学欧洲、学亚洲,无非形式区别,而以国内当前青训布局,无论校园体系抑或职业体系,抛除杂念以认真态度对待训练、比赛,在亚洲范围内便有一战之力——如果U20国青亚洲杯之旅的表现,能够督促各级国字号球队端正作战态度,将全部精力投入训练比赛,已可算是2023年开年中国足球的最大收获。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国青年报社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北京时间3月20日中午,结束了海口、广州两地18天集训的国足将士抵达新西兰,球队在抵达驻地后立即安排场地训练课以便尽快适应两地时差。按照此番出征计划,国足将于3月23日、3月26日两个国际比赛日分别在奥克兰和惠灵顿与新西兰队进行两场热身赛。这是新国足组建之后首次出访亮相,主教练扬科维奇也将在这两场国际热身赛中展现自己的执教思路与临场应变水平。

临行之前,前锋武磊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扬科维奇已经向球员们强调“国家队的比赛没有热身赛与正式比赛之分,每一场比赛都要全力以赴争取最好结果”。扬科维奇与两位本土前任相比,对训练细节的把控更为“苛刻”,而令球员们感到“踏实”的是,扬科维奇没有把精力放在实验多种阵型打法上,而是希望围绕“适合国足征战亚洲赛场的固定阵型”进行打磨。“主教练对我们的要求非常严格,无论是训练和生活都是这样,这对职业球员来说也是最基本的要求,我们不觉得有问题。”武磊说,“我们对新西兰的热身赛要争取胜利,但是主教练也要求我们在比赛中尽量不丢球,首先要稳固住防守体系。”

稳住防守尽量不丢球,再伺机通过反击与定位球争取胜利——安东尼奥执教的U20国青在U20亚洲杯小组赛中1∶2小负日本队、2∶0力克沙特队、1∶1战平吉尔吉斯斯坦队,赢得“死亡之组”出线分钟内仅对日本在净胜球有-1劣势,所依靠的正是这套战术体系的完美执行与球员们奋战到底的拼搏精神,尽管仍然无缘世青赛(最终乌兹别克斯坦、伊拉克、韩国、日本4队获得世青赛门票),但“适合现阶段中国足球争取好成绩”的战术套路,已然明确呈现在球迷面前。

随U20国青回国后只休息了1天,领队邵佳一便赶赴国家队报到,进一步充实包括郑智、陈涛在内的中方教练组——这是技术含量最为出色的中生代本土教练团队——球迷自然希望“一哥”能将U20国青至少不算失败的备战与比赛经验分享给国足球员,毕竟今年11月开战的2026美加墨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才是中国足球在外战层面最需要的胜利。

但U20国青的小组出线,首先得益于低调务实的战术态度再加些许运气,既不代表中国足球跨出低谷,亦不代表青训层面的实质性收获,事实上中国足球并无“遮羞布”可言,尤其国字号球队今明两年大赛任务繁重,除9月底杭州亚运会占据主场之利,其余各项赛事小组出线亚青赛相比有增无减,稍有疏忽便面临全军覆没之险。

以肩负冲击2024巴黎奥运会任务的2001年龄段国奥队为例,成耀东执教的这支国奥队3月初在上海集结完毕,目前已经抵达克罗地亚进行为期长达3个月的海外拉练(后期将前往比利时拉练),预计完成将近30场比赛。据中青报·中青网记者了解,除在即将到来的两个国际比赛日分别与黑山队与波黑队进行热身赛,国奥队还要与12支克罗地亚第二级别联赛球队对阵,而包括核心艾菲尔丁和门神李昊在内的多达7名U20国青球员,也将在短暂休息后于4月前往克罗地亚与国奥队汇合以增强球队战斗力。

根据巴黎奥运会预选赛赛程,奥预赛暨为2024年2月在卡塔尔举行的U23亚洲杯赛,杯赛前三名获得直通巴黎奥运资格,第四名将与非洲区预选赛球队通过附加赛争夺最后1张奥运门票。如今中国足协正力争承办今年9月U23亚洲杯预选赛,由于国奥队曾因疫情缺席上届U23亚洲杯,球队分档处于不利地位(第五档球队),为确保进军U23亚洲杯决赛圈,U20国青主力球员以及联赛中表现出色的适龄球员,还将根据球队需要随时补充进队。

自2002年征战韩日世界杯及2008年免选入围北京奥运会,国足及国奥两档球队已经连续多年未曾在世界顶级赛事决赛圈亮相,对应洲际赛事(各年龄段亚洲杯赛)最好成绩也只是止步8强,此番U20国青在被动局面下几乎逆转成功却最终因实力差距遭拒,再次证明国字号球队不应“上头”,没有源源不断提供优秀青少年球员的青训体系保证,冲击世界杯只能停留在“计划”序列当中。

北京时间3月19日凌晨,东道主乌兹别克斯坦队在U20亚洲杯决赛中1∶0力克伊拉克队赢得冠军,成为继韩国、日本、沙特和伊拉克之后,第五支包揽U17、U20、U23等3个年龄段亚洲冠军的球队。经此一役,乌兹别克斯坦队冲击世界杯信心大增,而亚洲范围内有能力征战世界杯的球队,均以厚实青训体系为基础。在青训体系当中,高水平管理者培训出高水平教练继而出高水平青少年球员是成功的唯一途径,中国足球青训学欧洲、学亚洲,无非形式区别,而以国内当前青训布局,无论校园体系抑或职业体系,抛除杂念以认真态度对待训练、比赛,在亚洲范围内便有一战之力——如果U20国青亚洲杯之旅的表现,能够督促各级国字号球队端正作战态度,将全部精力投入训练比赛,已可算是2023年开年中国足球的最大收获。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