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一座城见证中国足球发展史国足的过去和未来都在这

2019年2月3日,西甲联赛西班牙人VS比利亚雷亚尔,中国球员武磊上演西甲首秀,其中的意义不用多说,是中国球迷就都会懂。

而这段全新的中国球员留洋之路,武磊首先感谢的就是上港对他的留洋大力支持。要知道那时候武磊左肩伤势严重,各种消息蜂拥而至,直到上海上港官宣的那一天,直到西班牙人官宣的那一天媒体和球迷悬着的心才定下来。

我们都知道武磊并不是上海人,但他在上海足球历史里一定有他的奋斗史,从根宝训练基地到上海东亚,从上海上港走向世界成为中国人目前在五大联赛“全村的希望”。武磊的背后有着上海足球太多人为中国足球奋斗而留下的印记。

1848年,当足球运动里诞生了第一个文字形式的规则《剑桥规则》时,被称为“十里洋场”的上海也受到了教会学校的影响,开启了中国近代竞技体育新纪元。

尽管没有像英格兰很快有了自己的足球俱乐部,但住在上海的侨民组织自娱自乐的足球比赛,也带动了不少上海本地人开展的足球活动,那时候他们每周在公园里有的准备比赛,有的找好位置看比赛,就像咱们现在每周都会围观联赛一样。

没过几年(1895年)圣约翰书院成立了上海第一支全都是中国面孔的足球队。虽然不敢说这是全中国第一支足球队,但也是中国近代早期的足球队之一,早到什么程度呢?不少队员头上还背着长辫子,也被人成为“圣约翰辫子军”。

(图)“辫子军”,但此图为京师学堂的辫子军,圣约翰公学的辫子军暂时未找到

有了第一支球队就会有第二支球队。隔壁的上海南洋公学也在几年内成立了自己的足球队,1902年两所学校模仿牛津与剑桥之间的足球队比赛,开始举行足以载入中国历史史册的系列对抗赛。

与当时中国很多传统运动项目不同,足球的竞争性团队性特别适合荷尔蒙炸裂的学生们,不仅男生会乐于这项运动,当时追求新鲜的女生们也喜欢到场地里欣赏男生们因围着一颗足球,而引起满场飞奔的青春风暴。

南洋公学足球队还编写了《足球歌》,相当于现在俱乐部的队歌,歌里写道“南洋,南洋,诸同学神采飞扬,把足球歌唱一曲,声音响。看!吾校的十个足球上将都学问好,道德高,身体强……。”

于是足球就成了当时上海各个有名气的学府里流行的一项运动,连各大中学学府比如赫赫有名的徐汇公学也在这项“新运动”中成为“弄潮儿”。

就在这两所学校系列对抗赛开办的同年(1902年)外侨成立上海足球会(因参与者皆是海外侨民又被称西联会)举办史考托杯赛。为什么叫史考托杯?因为大金主爸爸是英国人史考托(Skottowe),史考托为这项赛事专门打造了银杯一座,每届获得冠军的队名都镌刻于银杯上,和现在我们看到的诸多冠军奖杯现场刻上冠军球队的名字别无二致。

可是这些个侨民就是看不起中国人,更看不起所谓同时期在中国学生、百姓合力创办的华东校际足球联赛,史考托杯作为上海当年影响力更大的足球赛事,参赛者是不准有中国人的球队,也不许有中国面孔。

也就偏有人不信邪,中国人凭什么不能踢足球,凭什么不能参加比赛?于是英雄就在乱世中出现了。

年近二十岁就已经拿过不少冠军,曾是南华足球主力的李惠堂就是不信邪的人。1924年为了对抗“西联会”上海成立了中国足球联合会,第二年“不信邪”的李惠堂就应邀来到上海开始筹备上海乐华足球队,作为队长李惠堂和队友们在1926年首次参加了史考托杯,乐华队以4:1的比分打败老牌冠军球队腊斯克队,尽管在那年复赛中没有拿到冠军,但这也足以惊动整个上海足坛乃至中国足坛。

李惠堂可不是甘心接受失败的人,1927年他率领乐华队在一众外侨的队伍中脱颖而出,包揽了当年西联会举办的甲组赛、高级杯赛和中华足球联合会举办的甲组赛三项冠军。尽管没有拿到史考托杯冠军,但李惠堂和乐华足球早已成了中国上海足球的标志。

有了李惠堂事例的鼓舞,中国自己人发展自己的足球,甩掉“东亚病夫”的帽子,使得上海本地足球发展迅速,从不允许中国人参加杯赛到后于乐华足球队成立的东华足球最终如愿登顶史考托杯冠军,从裁判队伍中没有一个中国面孔到西联会中的副会长一职由中国人担任。

上世纪三十年代正是上海足球进入了发展的“黄金时代”,那些后来为新中国足球发展事业做出卓越贡献的戴麟经、张邦伦、何家统等人都出自这一“黄金时期”的上海足球。

比如曾创办上海复旦大学新闻系的教授谢六逸,酷爱足球的他找来当时在上海足球界叱咤风云的李惠堂作为复旦大学足球队名誉教练,当时已经年过四十的他看着别人踢还不过瘾,常常还申请亲自上场;

比如两位在同一年出生的中国足坛名宿陈成达、方纫秋从上海精武足球队开始,到建国后的上海足球队再到国家队最后都成为新中国足球开创者,他们一路并肩走来见证了新中国足球从无到有的蜕变;

比如踢球和医学事业两不误的新中国著名医学专家钱允庆,作为医学史上首例断肢再植的创始人之一,同样也是1951年10月新中国第一支上海足球队成员之一,在那台全世界瞩目的断指再植手术之前,钱先生一直是上海足坛的明星,在1952年匈牙利足球队来华访问时,钱先生是队伍名单的球员,也算是新中国最早一代的队医……

但一直至今为止还在影响着上海足球,中国足球未来的是扎根中国足球基础之本的上海人徐根宝。

同样是上海土生土长的足球人,由于职业生涯最黄金的十年国家面临着各种各样的困难,徐老爷子自己所踢的位置也是不容易出彩的后卫,所以老爷子的球员生涯没有能像李惠堂等前辈那么惊艳,不过谁也没想到三十岁左右早早退役做了教练的徐根宝,却在今后成为了上海足球的“教父级”人物。

(图)徐根宝年轻时随国家队受到周总理接见,这张照片也一直放在崇明岛的根宝足球基地

从九十年代初并不怎么成功的国家队教练经历,到九十年代中期用“抢逼围”三个字铸就了上海足球再一次的辉煌,从创办根宝足球基地到看着自己一手拉扯大的孩子成为中国足球的栋梁,“十年磨一剑”五个大字的分量,老爷子心中最清楚。

每当那副放大了徐根宝与总理握手的画面出现在我们眼前时,我们都不由得坐正了,这也是已经年过七旬伴随着新中国一通成长的徐根宝这批新中国足球拓荒人的底色。

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底色,现在的大家也更愿意看到和挖掘徐根宝老爷子身上那些闪光面,而选择性的遗忘了这么多年老爷子同样经历着上海足球的鱼龙混杂和中国足球的黑色幽默。

这种无奈感从徐根宝执教国奥就开始存在了,尽管那时候中国足球还算得上亚洲一流,尽管那时候中国足球甚至还没有迈出职业化的第一步,但自从1992年冲击奥运失利,上有领导直接“雪藏”徐根宝,下有球迷给徐根宝寄去刀片和绳子时,一种强大的无力感就笼罩着徐根宝,这也成为徐根宝在后来为什么一定要坚持培养自己的“子弟兵”的最初动力。

申花是中国足球职业化后上海足球骄傲的开始,也是上海足球长达十多年恩怨情仇的开始。徐根宝的无奈从第一次执教申花开始,一直到后来那场著名的“上海德比”,当昔日的上海申花弟子范志毅、成耀东、申思、祁宏站在徐根宝老帅的对面时,当另一位上海足球史上的大佬徐泽宪曾叼着雪茄进入替补席督战时,当为了武磊这批崇明岛的足球小子徐根宝老爷子在那个年代就背上巨额债务开始时,徐根宝老爷子的很多调侃都成为那些年上海足球龙争虎斗背后的叹息。

说到上海足球的江湖就不得不多说两句曾经是徐根宝得意弟子,另一个上海“大佬”范志毅。

现在大家想起范志毅都会马上想到他著名的那段“中国足球脸都不要了”的表情包言论,可是当年范志毅可真的是上海足球横刀立马的“范大将军”,就不说范志毅得过的那些冠军和个人荣誉,也不说范志毅是最早那批出国留洋的新生代中国球员,单单是一条2002年中国进世界杯主力后卫也足够他成为上海足球史上的传奇。

然而正是这样的传奇却要见证自己一起打拼战斗过的上海足球生死兄弟在中国足球的那场大风暴里完全迷失自己;要眼看着自己曾为之奋斗了前半生的中国男足和隔壁同为上海人的孙雯作为中国女足代表,最终都沦为大多数中国人眼中的“笑话”。范志毅的每一次对中国足球的怒吼中我们都能看出他脸上分明写着“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的字样,比起徐根宝老爷子,范志毅的大半生足球人生涯则更是上海足球乃至中国足球复杂的江湖缩影。

好在现在的范志毅当年的那帮兄弟一个个都回来了,并且和范志毅乃至他们共同的师傅徐根宝一样,扎根上海足球的未来,不管是幸运星还是U15校园国家队,不管是着手上海足球还是着眼整个中国足球,只有这些经历过中国足球大风大浪的中坚力量沉下心来完成那个“十年磨一剑”的承诺,上海足球和中国足球的未来才会有更多的希望。

哪怕武磊也不是上海人但那段崇明岛的生活,已经让大家默认这个孩子就是上海的孩子。武磊也多次说过,上海是自己的第二故乡。

当年崇明岛上那个队伍里最矮小的男孩,那个创造中国足球职业联赛史上最年轻出场球员纪录的男孩已经成长为中国足球当之无愧的“一哥”。这个一直看起来比较“乖乖仔”的男孩正朝着自己当年在电视节目上所说的足球梦一步步迈进。

很多人都觉得武磊这一路走来很顺,天赋的光环,徐根宝的细心栽培,中国足球整体风气比起大师哥范志毅那时候好了不少,武磊也就这样自然而然成了上海足球乃至中国足球的“扛把子”。可是很多人选择性遗忘了光芒背后,武磊打碎牙往肚子里咽的努力和付出。

(图)太多人觉得武磊一路走来是顺风顺水,忘记了他少年背负名声一路走来坚持自己本心的努力

尤其是当国家队陷入困局的时候,对武磊的“讨伐声”就越大。武磊自己也说过,那些低谷的过往他从来不会向别人说,只有熟悉他的人才知道,也正是因为在崇明岛在徐根宝身边,武磊早早建立起了自己的自信,明确了自己的目标,所以这一路走来外界对于武磊的任何看法都很难动摇武磊希望成为中国足球优秀球员的信心和决心。

这也才有我们看到在2018年在联赛中迎来大丰收,从俱乐部冠军到中超金靴那个成为“全村人希望之光”的武磊。

当然上海足球之光不止有武磊,就在最新一期的国足集训名单中张琳芃、武磊、颜骏凌均出自根宝基地。而作为东亚青训89届中的佼佼者,吕文君、王燊超、姜至鹏、张成林哪怕如今早已天各一方,哪怕他们中有一些和武磊一样并非上海人,但那些年上海崇明岛的青春年少人们还是愿意把他们放在“上海足球之光”的序列中。

值得一提的是这次国足集训名单中,又多了一个根宝足球基地出品的名字,朱辰杰,这个地地道道的上海小伙子在师哥武磊2018年迎来联赛爆发时,自己也在那年中超联赛第24轮,打进中超个人首球,成为首个中超进球的00后球员,同时也成为申花队史最年轻的进球者。也是在同年11月朱辰杰首次入围选中国国家男子足球队大名单,成为首位入选国足的00后球员。

而他的名字往往和其他几位同样出自根宝足球基地的小伙伴联系在一起,他们分别是蒋圣龙、周俊辰、刘若钒、陈威、徐越、徐皓阳、徐磊、苏士豪、孙沁涵和彭鹏。他们中有些已经在一线队站稳了脚跟,有些还在青年队摸爬滚打,不管怎样他们承载的是不仅是人们对根宝足球基地的信赖,更是未来的上海足球以及中国足球之光。

上海足球的那些事儿和传说或许写上一本书也很难说清楚,还有很多上海足球人的名字我并没有在文中过多的提及,比如名字里就带着浓浓上海味的上海市足协主席朱广沪,比如徐根宝的同门被称为“飞将军”的王厚军,比如在范志毅之前同样被称为“全能型选手”也同样曾扎根上海青训的名宿鲁妙生,比如根宝足球基地和徐根宝一样成为上海足球之光背后默默奉献的“40后”杨礼敏、徐祖宝(徐根宝老爷子的弟弟)、章冠兴、王仲春四老,比如徐根宝老爷子一起玩到大的却在十年前就早早过世的沈志强……

他们中有人曾被人熟知,但大多数人都在光环背后。也正是因为有了他们的存在,上海足球才有今天一城多支球队,专业足球和业余足球都在稳步发展的积极氛围。

我知道很多人会接着问,徐根宝的足球模式到底适不适合现在的发展,下一个徐根宝在哪里,下一个愿意做“足球伯乐”的上海人在哪里等等这些围绕在上海足球乃至中国足球发展七十年来的问题。

不过我倒是觉得如果当上有更好记录了这些为新中国上海足球做出贡献的所有人的名字时,当我们更熟知的不再仅仅是徐根宝老爷子一个人的名字,而是站在他身前身后无数个上海足球工作者名字的时候,当上海足球,或者中国足球不再只有一个“八万人”虹口足球场时,那时的上海足球之光,中国足球之光才会更耀眼。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